第二百四十七章 深红

作品:《快穿:你大佬终究是你大佬

????“您……何须如此……筝歌如何值得?”

????寂静空阔的寝殿内,新晋的魔后垂着眸,终于问出了一直萦绕在心里的话。

????他明明只是一个人类,身份还是仙尊之徒。

????“‘朔月’于您而言,当是极为珍视之物吧……”不过初见,便毫无怪罪反而送了他。

????“本是机巧玄妙的魔帝宫……也轻易让我透彻了全部布局……”甚至还直接让他住下了,那可是连一位魔侍都没有的魔帝寝宫啊。

????“还有我之师姐,筝歌不敢奢求您却已轻易释放……”就那么放任了仙尊之徒进入魔都,当真不怕有什么阴谋么。

????“更是如今……这……魔后之位。”

????魔界创始起便从未有过的殊荣,多少魔族永远也不敢奢求的位置。

????那么轻易便予了他一介凡子。

????仿佛是奖励他的乖巧听话?

????金垫桌前,握着合卺凤杯久久未动的清逸美人终是抬了眸,微茫目光看向眼前向他走来的人。

????“筝歌怎值得……啊……”

????悠悠的话语飘荡在空旷的殿内,余音落下。

????一只手勾了另一只龙杯,斟满,直接倒入口中,长长袖摆划出一道深红。

????放下,一只空杯。

????“值得?”

????轻巧玩味的语调,淡淡飘来。

????无名走到他身前,倾了身,对上他的眼,噙笑轻呢

????“如何不值得?”

????亘古幽邃的气息侵来,筝歌莫大的勇气猛地泄了下去,移下目光,避开了直视。

????“如此诺大厚恩……筝歌一介凡俗,实在惶惶难安……”

????“呵。”无名轻笑一声,收身落了座,勾壶再倒。

????“不过区区。何以惶恐。吾更喜你之前宠辱不惊的模样。”

????筝歌一滞。

????是了,他怎么忘了,眼前的人可是……

????魔帝无名。

????只是……一时……许是被这纷乱灼眼的烛光晃了心神吧。

????怎能以为……他当摆出该有的姿态,才是适宜呢。

????筝歌心下笑笑,恢复了一惯的雅淡仙姿。

????再抬头已见对面那人举了杯,浅浅而笑,勾了满室光色。

????她说,“要喝酒么?”

????一时静默无声。

????斯须,他手中杯,终是抬了起来。

????一龙樽,一凤杯,合卺而饮,花雕入喉。

????能有几分滋味。

????馥郁醇香酒意浅,暗疏清别两处浓。

????筝歌觉得今日的魔帝似乎更有几分温柔。

????或许是满目的艳艳红色太过温热,以至于当她含笑侧眸问他的时候……

????“吾特意依你们人类的礼俗而置的,可心悦?”

????他也笑了,低眉的模样无比柔婉顺从。

????“筝歌自是甚悦。”

????然后……

????然后自然是……

????他乖乖滚回了自己的房间。

????嘛,真是可喜可贺。

????人魔之别,尤胜天堑鸿沟。

????更别提如他这般凡人之身,那位又是天孕魔身的千古魔帝。

????他只要不是想早死,就自然不会留下。

????嗯……更何况,这还是那位魔帝陛下亲口说的呢。

????所以,应当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吧。

????庆幸?或是……遗憾?

????筝歌立在窗前,长袖下右手轻轻覆上左手尾指,目光轻飘飘地落在上空那轮高悬血月上,久久而望。

????……真是太深重的红啊。

????。